返回

宁瑜林沁免费阅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nztgp.com

郁仲骁醒的时候,下意识往旁边摸了摸,只摸到空空的*单。

走出卧室,看到站在餐厅里的叶和欢。

她身上系着围裙,长发盘起,穿着宽松的灰毛衣跟牛仔裤,正把盛着荷包蛋的碟子放在餐桌上。

“起了?”叶和欢有所感应地抬头,看到了出来的男人。

郁仲骁的视线从那些早点掠过,菜泡饭,荷包蛋,油条,还有酱瓜,他们在一起的日子,还是她第一次先起来做早饭。

“去刷牙洗脸吧,”她边说边拿起勺子,几缕发丝从额角滑过:“我帮你盛好泡饭。”

等郁仲骁从卫浴间出来,叶和欢已经把他要穿的衣服都摊平放在沙发上。

吃完早饭,郁仲骁准备回部队。

“我送你下楼。”

郁仲骁扣好军衬袖口的纽扣,抬头,落在她脸上的目光真挚温和:“今天怎么这么体贴?”

叶和欢抿了抿嘴:“我以前难道不体贴吗?”

郁仲骁笑了。

“……”叶和欢强行挪开眼,默念清心咒,果然,男/色/误人。

她最终把人送到了楼下。

郁仲骁降下车窗,让叶和欢先上楼,等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,他才放心地点火,发动车子离开星语首府。

…………

今天,郁仲骁是要去旅里开会。

半路上,他接到部队战友打来的电话。

郁仲骁目视前方的路况,不知为何,有些听不进对方在讲的事,挂了电话后,这股浮躁感越来越真实,不由伸手扯开了挺括的领带,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,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,似乎有个念头即将在他脑海里破茧而出。

重新发动车子的时候,方向盘一转,他把车拐向了回星语首府的那条路。

车子停在公寓楼下,郁仲骁解开安全带下车,上了楼。

公寓门紧紧关着,他按了门铃,没有脚步声靠近,掏出钥匙开门进去,屋子里暗沉沉的,窗帘紧紧拉上。

玄关处两双拖鞋还整齐摆着,却已经没了那双nb的休闲鞋。

甚至没换鞋,郁仲骁大步走去卧室,推开门,*上被收拾得很干净,他又陆续打开了其它两个房间的门,餐厅桌上的残羹冷炙也没了,厨房里,洗干净的碗筷都已经收进橱柜里。

心中的烦躁越发浓烈,他解开军装的纽扣,站在厨房门口打电话给叶和欢。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启用短信呼服务,sorry……”

————

从五楼到一楼,郁仲骁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,他刚解锁轿车打开驾驶车门,一声‘小姨父’让他慢下动作,转头就看到了气喘吁吁朝这边跑来的秦寿笙。

秦寿笙觉得自己真造孽,大清早被人打电话从*上挖起来,还得再跑到这里来传信。

郁仲骁漆黑的眼眸盯着他,薄唇紧抿,没有说话。

这是秦寿笙第一次在郁仲骁身上感受到‘冷’这个字,就是那种‘别惹我,否则后果很严重’的冷。

他右手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裤兜,突然有些替自己担心。

但想到那人哭着鼻子的叮嘱,还是硬着头皮从裤袋里拿出了一封信,观察着郁仲骁的脸色,一边小心翼翼地说:“这是和欢让我过来给你的,说你看了之后什么都明白了。”

秦寿笙亲眼目睹了郁仲骁看信时的脸色变化过程。

这样的郁仲骁,让他觉得恐怖。

所以,当郁仲骁咬着牙扯起他的衣领时,秦寿笙没有任何反抗,闭着眼哀声求饶:“不关我的事,真的不关我的事。”

“她人呢?”

郁仲骁只问了三个字。

……

当秦寿笙说出机场两个字,郁仲骁猛地推开他,上车,点火,挂档,倒车,转弯,然后那辆黑色轿车以不低于八十码的速度冲了出去,一眨眼就消失在了路口。

卧槽卧槽!

秦寿笙在原地跳脚,连忙拿出手机给叶和欢打电话,结果发现——关,机,了!

——————大结局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轿车急速行驶在马路上,被探头连拍几张照都依旧没有减慢速度的趋势。

郁仲骁掌着方向盘的大手,手背青筋根根凸显,副驾驶座上的手机拼命响着,他恍若未闻,大脑里只有那封信的内容,不过寥寥数语,但每个字,甚至标点,他都记得异常清楚。

她说,小姨父,我这几天很慎重地想了想,只能说,对不起,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太过枯燥,让我失去了人生的目标,世界这么大,我想出去走走看看,什么时候我玩够就会回来,如果你遇上好的姑娘,觉得合适不想等我,我也能理解的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可能已经在飞机上了,请原谅我的任性,对不起……

如果这番话是叶和欢当着他面亲口说的,那叶和欢会有幸听到郁参谋长第一次说粗话,你他妈欠教训!

他想起她清晨的殷勤,还有昨晚的那一句‘如果我不在了’。

一切似乎早有迹象,只不过是他自己迟钝了。

车子骤然停靠在机场的大门口,郁仲骁却迟迟未下去,他坐在车里,外面是来往的车辆,里面却一派安静,透过挡风玻璃,他看着那些进出机场的旅客,腮处因为紧咬牙关而凸起,眼圈也渐渐浮起红晕。

…………

军区大院,郁家。

郁仲骁回到家里的时候,外边天已经黑透,他手里拿着军装外套,暗绿色领带松开挂在衬衫领下,走到玄关处便看见了自己的父亲,郁战明像是特意在等他,嘴巴紧紧抿着,脸黑得不像样,见他抬起头,转身往楼上去了。

书房门一合上,郁战明挤压了一天的怒火就全盘爆发。

“让整个旅的干部等你开会!好大的面子!你是国家领/导人呢还是外国首/脑?打电话不接,部队不回!你怎么还知道回家?!”

“不说话?你不是很能耐了吗!”郁战明手拍得书桌阵阵作响。

郁仲骁低声说:“没别的事,我先回房间。”

郁总参谋长的血压直线飙升,看着他这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恨得不行:“瞧瞧你那怂样!”

走出书房,郁仲骁径直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,郁战明坐回了椅子上,气得弯腰双手撑着膝盖,除了愤怒还有失望,自己苦心教养这么多年的儿子,为了个女人居然弄成这副德行,如果不是身份职业限制,恐怕这会儿都已经飞在空中了!

这一晚,郁仲骁没再从房间出来。

翌日早上,郁战明坐在餐桌前看报纸,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抬起头,郁仲骁已经进来餐厅,他的眼底布满血丝,似*未眠,但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,也不像昨晚回来时那么失魂落魄。

只是当他开口说要出国时,郁总参谋长的欣慰瞬间转为气怒。

“出国?你他妈还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!”

说完这句话,摔下报纸而去。

郁仲骁背靠着椅子,搁在桌边缘的双手缓缓握成了拳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秦寿笙打着哈欠开了防盗门,瞧见门外的男人,吓得立刻要关门,连垃圾袋也不扔了。

只不过反应太慢,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握在了门的边缘。

对于叶和欢到底去了哪儿,秦寿笙也不知道,他都觉得自己被叶和欢坑了,说好的在巴西地面着陆就联系,却至今没接到任何国际长途电话,叶家韩家那边也同样没有叶和欢的消息,好像一夕之间就从人间蒸发了。

那封信,是叶和欢放在秦寿笙住处下面的小信箱里的。

前天早上才打电话通知他去取。

当郁仲骁听到秦寿笙说叶和欢是哭着打电话的,他站起来,什么也没再问,就这么拉开门安静地离开了。

走出住宅楼,猛烈的阳光刺入了他的视线。

郁仲骁微微眯起眼。

旁边有个小男孩牵着气球跑过去,身后是喊着小心的年轻母亲,他的视线下意识跟随了她们。

很久,都没有收回目光。

……

这天晚上,郁总参谋长回到家,本能地往二楼瞧了眼。

“小首长下午的时候回部队去了。”家政阿姨猜到老首长的心思,主动说道。

这几天小首长都没去部队,老首长也没急着回首都,老太太在孙子满月酒后就跟小姐妹去了峨眉山看猴子,父子俩之间像串着个炸药包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引燃导线,以致于整个家里的气氛都不太对劲。

得知二儿子终于清醒了,郁总参谋长连日紧皱的眉头才稍有松开。

他当然清楚郁仲骁这两天干了什么,把以前侦查敌人的手段都用在一个女人身上!

郁总参谋长也没拦着,任由他自己去折腾。

现在人找不到,死心了,总算肯乖乖回去工作。

回到书房,郁总参谋长打了通电话,告诉那边明天回首都,挂电话前,却又问了对方一句,人安顿得怎么样了。

电话那头的正是郁战明的秘书。

“很配合,没有喊苦喊累,就是刚入藏那天晚上流鼻血晕倒了。”

郁仲骁嗯了一声。

撂下电话前,他又不自觉地交代道:“让部队多照看着点,南方人底子弱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大结局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三个月后。

来年二月的丰城,下了一场雪,整座城市仿若披上一件银装,也是这场突来的大雪,推迟了某旅即将到来的军演。

郁仲骁停好车,进了家门,发现大侄子正坐在客厅里边玩乐高边看新闻联播。

这几个月,他基本都住部队,很少回来。

“是爷爷看过的,”郁景希搭着乐高,说:“他说要看西臧的天气,看到一半接电话去了,还没回来呢!”

郁仲骁摸了摸侄子的小脑袋,准备上楼的时候,小家伙又嘀咕:“爷爷最近老看天气预报,搞得我都没法好好看电视。”

脚步滞缓,郁仲骁回过头,问侄子:“爷爷看哪儿的天气?”

“西臧啊,别的不看,就看西臧!”

……

看小说就来逆战阁网 https://m.nztgp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