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白筱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最美年华遇到你【245】大结局(四)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nztgp.com

从叶家出来,叶和欢开车去了清和园。

当她站在过道里按响门铃,听到里面传来的脚步声,一颗飘摇不定的心趋于安稳。

【也许前路坎坷崎岖,但我会一直往前走,只要你还在。】

她默默地告诉自己。

…………

这天的晚饭,叶和欢主动请缨,她以病号要好好休息为由,把郁仲骁推出了厨房,自己戴上一次性手套,拎着那条清洗干净的鲫鱼跃跃欲试,以前她买鱼,都是买超市里那些被清理干净的,还没亲自动手解剖过鱼肚子。

因为这种行为在她看来太过血腥,也克服不了心理障碍。

剪刀尖一碰到鲫鱼的腹部,手里的鲫鱼立刻甩动鱼尾,溅了叶和欢一脸的水渍。

她因为受惊叫了一声。

郁仲骁听到尖叫,推开厨房门闯进来,看到的是叶和欢两手抱头呆立在那的一幕。

她右手还拿着剪刀,脸上的表情惊魂未定,脚边是一条还在扑腾的鲫鱼。

郁仲骁看着她这副狼狈的模样,觉得有些好笑,他走过去,捡起鱼丢进水槽,扭过头看着叶和欢,低着声道:“平时不是挺能耐的,还怕鱼?”

叶和欢已经平静下来。

她略略不自在地抿了抿唇角,为自己辩解:“我不杀生。”

郁仲骁笑了一声,挽起衬衫袖子,用手指捏了捏她秀挺的鼻梁。

折腾到最后,这顿饭还是郁仲骁做的。

叶和欢在旁边打的下手。

……

吃饭的时候,叶和欢虽怀揣着心思,但也没在饭桌上问及郁仲骁,傍晚在书房爷爷跟他的谈话内容。

直到晚上躺在*上,她才拐着弯开口:“你就不说点什么吗?”

郁仲骁摸着她的头发,问:“你想听什么?”

“不是我想听什么,是你主动交代。”

叶和欢坐起身,乌墨般的长发垂在肩头,她伸出手戳了戳他结实的腹肌,神情严肃地纠正他的错误用词。

昏黄灯光下,郁仲骁靠在*头,看着她细白的脖颈,目光有些慵懒。

他握住她乱戳的小手,“你先给点提醒,我才知道一个方向。”

“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“你看你犹豫了!”

郁仲骁:“……”

叶和欢像揪住了他的小辫子,乘胜追击:“快说,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包二/奶?还是偷偷跟那个彭护士有联系?”

郁仲骁没想到她这么能扯,心里失笑,开口道:“你提无关紧要的人做什么?”

“哪无关紧要?”

叶和欢撇嘴角,睨视他骨节好看的大手,酸溜溜地嘟哝:“每天十八/摸,还玩制服誘惑,把持住的都阳/痿了。”

“我阳不阳痿你不知道?”郁仲骁说。

叶和欢脸颊微红:“臭兵痞!”

郁仲骁已经扯过薄毯:“睡吧。”

“!”

叶和欢见他左手压在脑袋下,真的闭着眼睡觉,一改刚才骄纵的表现,吭吭哧哧地道:“我跟你开玩笑的,你不会当真了吧?还有,下午我爷爷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……”郁仲骁没反应。

“还是说,你真瞒着我跟彭护士有来往?”

郁仲骁终于睁开那双深邃的眼,他瞥向跪坐在旁边的女孩儿,目光趋向温和:“我瞒得过你吗?”

“我又不是母老虎……”叶和欢嘴里不满地反驳,心里却像搅了蜜一样。

郁仲骁瞧着她嘴硬的样子,低笑了下,把她拉到怀里,让她枕在自己胸口,他冒着青色的下巴轻蹭她的头发,说:“嗯,你不是母老虎,是蛊惑人的小妖精。”

这*,叶和欢终究没能从郁仲骁那里套到话。

她想到爷爷坚决反对的态度,环着郁仲骁脖颈的纤纤十指下意识收了收。

郁仲骁察觉到她的异样,低头问她怎么了,叶和欢幽幽道:“别以为我没了娘家人,以后就能随随便便欺负我。”

半真半假的难过语气,让郁仲骁搂紧了她的侧腰。

两人说着话,叶和欢的意识渐渐迷糊,直到彻底没了声。

郁仲骁低头凝着她的睡颜,很安静,白日里明艳的眉眼此刻却显出几分稚气来,他想起傍晚叶纪明的那句话——

“等你父母都点了头,再来跟我说让我把孙女托付给你的话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郁仲骁没在b市待几天,就有电话来召他回去。

叶和欢暗搓搓地想,这其中应该不乏郁总参谋长的小动作。

是怕她带坏他的宝贝儿子,所以提前结束郁仲骁的休假,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把人弄回部队?

反正在郁总参谋长眼里,她就是标准的妲己褒姒。

叶和欢原本准备跟郁仲骁一起返回丰城,在买车票的时候,她接到小姑的电话,叶纪明前两天重感冒,发热发到39°6,她从那天之后没再回去过,所以并不知晓。哪怕再不愿意跟郁仲骁分开,最终,她还是选择先留在b市。

郁仲骁离开的那个下午,叶和欢就重新搬回了大院住。

看小说就来逆战阁网 https://m.nztgp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